为什么金庸的小说这么受人欢迎?


 发布时间:2021-02-24 01:45:03

《且试天下》女主在江湖上人称“白凤夕,武功厉害,甚至更胜男主,很漂亮,还是风国的女王,有计谋,结局和男主双双归隐! 《穿越之清冷公子》女主穿越后武功高强,女扮男装,为身边的四个女婢报仇,结局喜剧,男主武功也很厉害,很疼女主! 《凤求凰》女主被亲人害死后穿越到古代,有计谋,IQ超高,经营自己的事业,成为当时第一商人,是当朝宰相之女,父母疼爱,武功也不弱,男主很爱女主,在江湖和朝廷有双重身份,为女主放弃天下,结局喜剧! 《倾冷月》作者和《且试天下》《兰因璧月》的作者是同一个,里面女主不受父亲宠爱,却得当今皇帝封为公主,在结婚没有见过丈夫后,女主就抛弃自己公主身份女扮男装游遍天下,从小就练就绝世武功,喜欢上丈夫的弟弟,结局喜剧! 《兰陵缭乱》女主从小女扮男装,长大后为武功高强,上战场杀敌,男主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,异国皇帝也同时喜欢上她,结局喜剧,和男主在一起! 《满朝文武爱上我》女主漂亮,有计谋,男主武功高,刚开始看的时候读者不会想到女主到最后选择的男主,但后来男主对女主的疼爱,且男主长得像女主前世的爱人,女主逐渐爱上男主!结局喜剧! 乱世红颜梦作者:林家成 一个女学生,借尸还魂,到了一个类似古战国的地方。

她拥有雌雄莫测的出色外表,同时,还有一个有着杀父之仇的末婚夫!风波稍定,她就被当世最有权势之人掳走! 战国,一个血腥,绮丽,灿烂如罂粟。

路遥先生这部血泪巨作,我深深拜读过几遍,包括近年拍摄的电视剧《平凡的世界》多有看过,总的来说,路遥先生的作品很写实,不造作,不虚伪,很写实,我也很感动,有些地方笔者是流着泪看完的。我想,即便你没看过《平凡的世界》,大抵也听说过这部茅盾文学奖长篇小说。有多少人当年在读《平凡的世界》时激动不已、热泪盈眶?为艰难的爱情、为苦难的生活、为不屈的奋斗、为黄土地的苍凉…… 它传递出的那种与命运抗争、“把光景过好”的人生信念。从网上找到了网上的摘录了《平凡的世界》这本书的一些话,并寻找到配以影视剧照,送给在平凡世界里最不平凡的你、我、他。生活! 你为什么总是这样令人费解? 令人难以想象? 只要是有人的地方, 世界就不是冰冷的。生活就是这样,永远那样公平,你不勇敢,没人替你坚强,所以要勇敢的做自己,不要太在意外在的环境,因为如果一个人经常被外在所左右,那么他的自我将慢慢被消磨,以至于永远失去;要像少平一样,无论生活怎样变换,始终保持一颗上进的心,这样的生活才会有意义,有动力。

以及我个人认为,最关键的一点: 不要着急。但是汪先生也不是从一开始,就这么沉静自如的。他早年,风格也华丽,也多变,也有杀意,有恨气,有悬疑。比如《复仇》,比如《鸡鸭名家》,比如《落魄》。实际上,汪先生早年相当华丽,也有恃才傲物、飞笔凌云的时节。但我们看到的大多数文章,都是他老来所写了。境界到了。像《异禀》,即描述一个熏烤摊主和一个药店伙计各自命运的故事,有兴旺有惨淡,对比强烈。这种故事,就是他早年写过,晚年再修改了的——他晚年很少写这么跌高落重的东西了。他晚年的东西,尤其是小说,圆通融和了。他的小说,有些是半揶揄的口吻,描述一些小人物的悲喜,但不算刻薄,有悲悯心。比如《八千岁》,那个吝啬鬼米店主最后破了笔财;比如《金冬心》,小嘲弄了一把扬州八怪里的金农。《岁寒三友》则是恻隐里带温情。反而是《皮凤三楦房子》,需要用到刻薄口吻时,他反而不那么游刃有余了。他也写在北京生活所见的东西,比如《云致秋行状》,比如《安乐林》,比如《讲用》。

他写这些,驾轻就熟,不需多表。但真正见功力的,也是他明显投注心力的,是他那些谈不上有情节的,纯粹叙述生活的小说。比如《茶干》,连万顺酱园的故事;比如《如意楼与得意楼》,简直就是把两个楼菜单讲完就结束了;比如《三姐妹出嫁》,就是把老人家和三个女婿家门说清就好了。以及不朽的《受戒》——你去看,除了末尾那段,简直根本谈不上有故事情节。1985年,汪曾祺先生如是说: 我也愿意写写新的生活,新的人物。但我以为小说是回忆。必须把热腾腾的生活熟悉得像童年往事一样,生活和作者的感情都经过反复沉淀,除净火气,特别是除净感伤主义,这样才能形成小说。但是我现在还不能。对于现实生活,我的感情是相当浮躁的。这三篇也是短小说。《詹大胖子》和《茶干》有人物无故事,《幽冥钟》则几乎连人物也没有,只有一点感情。这样的小说打破了小说和散文的界限,简直近似随笔。结构尤其随便,想到什么写什么,想怎么写就怎么写。我这样做是有意的(也是经过苦心经营的)。我要对“小说”这个概念进行一次冲决:小说是谈生活,不是编故事;小说要真诚,不能耍花招。

小说当然要讲技巧,但是:修辞立其诚。所以,他的小说越到后来,越是返璞归真。没有传统意义上的跌宕起伏故事,只是呈现情景。这样写看似容易,其实极难。因为你要保证情节本身的自然,要保证文笔的动人,节奏的连贯。汪曾祺先生是从明清小说笔记里找了许多灵感的,我感觉。他一定很喜欢张岱。作为一个写东西的人,我对一个人如何写出东西来的过程很感兴趣。如果看得足够多,你能够感受到汪曾祺先生的变化。像早年,还有点锋芒毕露;到《鸡鸭名家》,已经开始温厚平淡,但那种平淡里还有起承转合的迹象。但到了《茶干》和《受戒》,斧凿痕迹没有了。这不代表他就是信手写出来的,只是说,功力到了。至于他那些随笔,真就是功力到了之后,自然而然流泻而出,不会显出用力痕迹了。说汪曾祺先生这人。他的经历,自己文章里陈述过多次。祖上算读过书,后来入了西南联大。建国后颇受老舍先生帮忙,又是沈从文先生的弟子。从他对老舍先生、沈从文先生、赵树理先生、闻一多先生的回忆看,汪曾祺先生对天真质朴的才子有极大的喜好。

以我所见,他自己可能并非天生如沈先生那样,是星斗流水、天生如此的纯然散仙,他比沈先生更聪明,有点小狡猾,所以更通透(这里所写的一切都不是贬义词)。也唯此,能够相对平安的,度过十年浩劫。但通透并不代表全盘接受。他写北京的那些文章,很好。但最好的,是写云南,写扬州故里。我是江苏人,所以汪先生写的情感,我大概能够明白。骨子里,江浙读书人其实都是汪先生这样的。不求显贵,不想刻薄人,只想平静温柔的享受生活,享受生活里的美好事物。汪先生骨子里,还是这样一个人。他不喜欢规矩,他喜欢自然纯净。《受戒》里,和尚们并不守清规,小和尚也有了爱情,但没人会去指责他们,因为他们自然纯净。最后还是说一下汪先生的”不着急“。我在豆瓣和知乎写吃的,都遇到过有同学说我写字像汪先生。其实他那境界,非我所能追逐,但我还是愿意现身说法,当个活解剖材料。《金瓶梅》里,西门大官人能吃能喝,花样百出。家常那些打卤面、闷猪头大油大腻之后,还炫耀“你做梦也梦不着的好东西”,所谓“衣梅”,杨梅用各种药料加蜜炼制过,薄荷橘叶包裹,大概清凉甜美吧。

《儒林外史》里,严贡生吃云片糕,还讹诈船夫。后来喝问起来,船夫还老实报云片糕的配料,“瓜仁、核桃、洋糖、面粉”,可见那时候贩夫走卒也都吃得起这类小吃了。当然,算不算甜品得两说。似乎大多数甜点,都少不了面粉、鸡蛋、奶油,以及诸般香草。逯耀东以为满、蒙人善做乳制品,所以连带着北方甜食都跟牛羊奶沾了边,花样百出。唐鲁孙说北京东来顺有道菜叫做“炸假羊尾”,蛋白打起泡来,裹细豆沙和面再炸,想起来大概取炸面的酥脆、细豆沙的沙感,以及蛋白之嫩吧。这就算是甜品发展到高端的境界了:单是甜润适口不够,要口感纷繁华丽,吃的就是个变幻莫测。比较天然的是老北京马连良们吃的河鲜冰碗,据说是一大碗里有藕有莲子有鸡头加冰汇总,实属天然,可惜如今这世道没处觅去。我小时候,流行些顺口溜。意思可东摆西扭,只要押韵。比如,“周扒皮,皮扒周,周扒皮的老婆在杭州。”周扒皮的老婆干嘛要和老公分居去杭州呢?不知道。比如,“鸡蛋鹅蛋咸鸭蛋,打死鬼子王八蛋。”我一直觉得这句唱错了,很可能原话是“手榴弹”。

因为你给对手扔咸鸭蛋,简直是包子打狗。高邮产咸鸭蛋,大大有名。我认识许多人,不知道高邮出过秦观和吴三桂,只知道“啊哟,咸鸭蛋!”可见传奇远而粥饭近。高邮是水乡,鸭子肥,蛋也就多,高邮人本身又善于腌咸鸭蛋,遂海内知名。咸鸭蛋家腌起来并不难,但腌得蛋白不沙、蛋黄油酥,很靠手艺的。这和晒酱、做泡菜、腌萝卜干一样,瞧来容易,做起来难。我们这里腌鸭蛋,多是用黄泥河沙,有谁腌得不好,被人指责手臭了,就恼羞成怒,抱怨水土不好鸭子差,沙子不好不吃盐。吃咸蛋分蛋白蛋黄。好咸鸭蛋,蛋白柔嫩,咸味重;蛋黄多油,色彩鲜红。正经的吃法是咸蛋切开两半,挖着吃,但没几个爸妈有这等闲心。一碗粥,一个咸蛋,扔给孩子:自己剥去。咸蛋一边常是空头的,敲破了,有个小窝;剥一些壳,开始拿筷子挖里头的蛋白蛋黄。因为蛋白偏咸,不配粥或泡饭吃不下,许多孩子耍小聪明,挖通了,只吃蛋黄,蛋白和壳扔掉。家长看到,一定生气,用我们这里的话:   真是作孽啊!! 这两篇其实都是我写的,后一篇有人提过,有些像汪先生,前一篇就没有。

具体哪儿像呢?汪先生也写过咸鸭蛋,但我与他并无一字重复。稍微分析一下就知道,后一篇比前一篇,词藻运用更朴实,短句更多,有民间俗谚,有对小时候的细节回忆。所谓现在写字像汪先生的,其实大多都逃不过这几天:朴实字句、大量短句、对民间生活的平静陈述,这已经成为一种”汪曾祺符号“了。以及——这是我唯一用的小技巧: 第二篇里有这么句: 周扒皮的老婆干嘛要和老公分居去杭州呢?不知道。汪先生也用过类似的套路:闲说着话,自问自答,然后过去了。这样的方式,很容易让人有”确实像在聊天“的氛围,以及调节文本节奏之用。最重要的就是,这句话一说,你就知道汪先生不着急,真的在跟人聊天。这就是他的节奏,这就是他的文气,这就是他跟其他人最不同的所在。

金庸 武功 先生

上一篇: 想写女主穿越玄幻小说,女主叫什么名字(穿越前是杀手)?亲们帮

下一篇: 狐如雪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



发表评论:
相关阅读
热点话题
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12-2020 天高书评网 版权所有 0.26858